升学教育:揭秘全炫宇三考北大背后的衡中复读班

    |     2022年7月29日   |   科技纵观   |     0 条评论   |    796

升学教育怎么样

  ↑图片来自ICphoto

考上北大三次的全炫宇,不过是“学历社会”投射出的一个缩影。

2022年6月26日,这位多次复读的学生被冠以“高考雇佣兵”之名登上热搜,其就读过的湛江市北师大附中、化州青鸟实验学校、衡水中学实验学校以及衡水一中都被网友们热议,“百万奖学金”“职业考生”等讨论不断刺激着舆论场。

  实际上,在“衡中”的体系内全炫宇并不是个例。数据显示,2021年衡水中学一本上线率高达93.95%,高居全国第二——同一年,全国高考人数为1078万,其中普通本科招生444.60万人,全国本科录取率为41.6%。

  这所成立于1951年的“超级中学”,最早在河北省实行全封闭军事化管理,从早上5:30起床到晚上22:10熄灯,学生的时间安排紧锣密鼓,这套管理方法被无数学校借鉴、效仿,成为风靡一时的“衡中模式”。

  全炫宇,也只是这套模式产出的结果之一。在衡水第一中学复读过两次的学生小王认为,全炫宇这个具体的人,已经成为了公众“内卷焦虑”的出口,“大家都在卷,像养蛊一样,全炫宇同学他卷得比较好,或者卷得比较脱颖而出,就成了内卷最大的推手”。

  作为“衡中”系统中的一员,这位经历过三次高考的男孩并不否认,“超级中学”以及跨省复读的存在会对教育公平产生影响,但他认为问题的根源不在“衡中模式”本身,更不在这所学校的学生们身上,“只要是有人的地方,我想肯定会有这些事情的”。

  进入高考工厂

  对于复读生们,“衡中”意味着离梦想更近一步。

  小王是自己找上衡水中学报名复读的。高中阶段,他就读的学校并不差,一所安徽省重点公办学校,一本率接近70%,每年都有学生考上清华北大。但在小王看来,这所学校的管理还是有些松散,学生可以带着手机上学,谈恋爱、搞小圈子随处可见,校园里大多数学生,心思都没有放在学习上。

  由于高考前一段不顺利的感情经历,小王预感到了自己的成绩不理想,高考结束后就开始通过网络寻找合适的复读学校,在咨询过包括安徽省内的一六八中学等多家机构后,他最终将目光放到了衡水一中上。

  ↑2022年6月9日,在河北省邯郸市衡水第一中学邯郸分校考点,高考考生在空中劈起了“一字马”,庆祝考试结束。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实际上,小王的成绩并不算差,在全省52.38万人的竞争中,他考到了前2万名,但这离他对自己的期待有一段距离。分数出来以后,小王联系上衡中招生老师,在对方指导下上网报了名,随后才转过头做自己父母的思想工作。

  小王的父母学历都不算高,在他们的年代,大学并不是最好的“出路”,譬如小王的父亲,就是中专毕业后靠着在汽车方面技术上的不断钻研,获得了一份在上海不错的工作。得知儿子想要复读,夫妻两几乎没有什么犹豫,就给出了支持。

  这份支持并不便宜,据衡水第一中学2021-2022年的复习生招生宣传资料显示,对于河北省外学生,高考分数进入省考生人数的前1/5,收费25000元,而排名在1/5之后的学生,学费为35000元,且根据报名情况和选课情况择优录取。

  小王还记得,自己刚进入衡水一中时的惊讶。在从老家前往衡水的火车上,他用手机简单了解了衡中的班级规模,普通班在130人至140人之间,实验班在80人至100人之间,但真的看到巨大的教室,小王还是忍不住“吓了一跳”。

  惊讶很快被惊喜冲淡,在衡水一中,他接触到了来自全国各地有名高中的同学,也很快发现了这所学校的优点——虽然衡中老师们的学历、个人能力未必比得过其他名校,但集体组编资料、集体备课的基地式教育,能够为学生们带来更稳定的教育质量,“就这点来说,我特别喜欢”。

  资料显示,衡水一中始建于2013年,由衡水中学与河北泰华锦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合作,共投资9亿余元。2014年8月,衡水一中落成并正式投入使用,成为衡中着力打造的民办校,两校的管理团队基本一致,衡中的资源向衡水一中全面敞开。围绕着这两所学校,近20余所分校先后成立,形成了以衡水中学、衡水第一中学、衡水中学实验学校、衡水滏阳中学为核心的“衡中”系。

  两所学校,在招生版图上各有偏重:衡水中学负责本地生源,衡水一中负责跨地区招生。另外,衡水中学和衡水一中的高考成绩经常共同统计,包括一本率、清北录取数量等,在两校联合之下,“衡中”系由此成为河北省高考的一面旗帜。

  这面旗帜,对于全国各地的复读生们都有着巨大的号召力。

  5:30起床,22:10熄灯就寝

  支撑起“衡中”这支旗帜的,是这所“超级中学”独特的教学模式。

  和小王一样,来自福建的小陈(化名),也是被“衡中”的旗帜吸引慕名而来的学生。2021年,他在高考失利后不愿屈就,打算寻找合适的学校复读,用小陈的话说,如果只读一个211,“很多真正理想的工作岗位是与我无缘的”。

  通过一名在衡中复读后考上北大光华的学长引荐,小陈成为了这所学校的一员。初来乍到,和高中截然不同的作息时间,就成了他急需迈过的第一道坎。在过去,小陈的时间安排是早上7:00到学校,中午11:40放学,午休两个半小时继续上课,下午17:30放学,一个小时吃晚饭后晚自习到22:00。

  而在衡中,时间有清晰且严密的刻度:每天5:30起床,洗漱整理内务,5:40到操场开始跑操,跑操结束开始早读,6:30开始各年级分批吃早饭,早饭后有“早预备”自习,然后开始上课,每节课40分钟。上午有五节课,第三节课后跑操(课间操)。12:45到13:45为午休。下午有五节课,各年级分批吃晚饭后于18:50到19:10收看新闻,晚上有三节课为自习,21:50结束,22:10熄灯就寝。

  另外,在高中时的生活状态也更加自由,可以带手机,可以随便进出校门,可以吃零食,这些在“衡中”的规则当中都要被禁止。

  衡中著名毕业生刘嘉森曾经出版《心的力量》一书,书中将衡中的六条纪律作为重点,用以体现这所学校严密的管理制度。其中第六点,是关于用餐的,在刘嘉森笔下记叙的衡中,“用餐时间是每个年级十五分钟,而且十五分钟的时间包括了走到食堂、用餐和返回教室的全部用时”。

  按照他的回忆,由于由学生会成员在通向食堂的路上巡逻,学生们边走边吃、把食物带回教室都是违纪的,因此衡中学生们养成了八分钟吃完饭的习惯。

  ↑2014年12月26日,河北衡水。衡水中学学生跑操。图片来自ICphoto

  规则正在松动。去年,衡水一中变更了作息时间:每天6:30起床,10点30分熄灯睡觉。小王说,自己在衡中复读的这两年里,经常会和同学们把饭藏在外套下带回教室里吃,一般情况下,老师们看到了也会装没看见。至于零食,偶尔有同学带进学校,只要不撞上检查,老师们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

  但在教学方面,衡水一中还是保持着其独有的步调。衡中的学生没有课后作业,习题都是老师印好了在课堂上发放,让学生按照任务安排当堂完成,“也不会耽误睡眠,反正下课了你还没写完就没写完了”。

  由于学校要求午休、晚休时间学生必须就寝,课间就成了拉开差距的重要窗口。在衡中,即使课间的时候,教室也保持着安静,大部分学生会利用课间整理学习资料、做题,学生们在课间起身接水、上厕所,都会尽量轻手轻脚,以免打扰到同学。

  无论成绩有多好,是不是在上一次高考考了630、640甚至更高,抓紧一切时间努力,都是这群学生们的共识。小王搬出了一个“鸭子定律”,用来解释这种学习越好,越要拼命的心态:“人们只看到鸭子在水面上悠闲安逸地游动,但它的鸭蹼一直都在拼命地划动着”。

  “很多的机会,它就摆在那个地方”

  不过,前往衡中复读的外省考生们,更像一群等候着回归的大雁。

  小王复读那一届,年级总共26个班 大约2700人,完全由跨省学生组成的旧高考班分为4个实验班 ,2个普通班,总共约700人 。新高考班中,跨省复读生以小陈所在的新高考班为例,全班110人,跨省考生约20人。

  2022年高考前一个月,衡水一中的学生们开始离开,小王留到最后,在考前的倒数第14天,他和另外四个同学一起办了“退学”,走出这所陪伴自己两年的学校的大门。

  外省考生们,学籍都保留在原籍,返回之后要么以社会考生的身份报考,要么找一所学校挂靠进行报名——小王推测,全炫宇很可能就是因为找学校挂名,才会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除了报名流程稍有区别外,跨省复读生们的体检等程序,都和普通应届生一致。

  在全炫宇引发热议以后,网上一度掀起过跨省复读是否有损教育公平的讨论。根据现有规定,公办学校不允许招收插班生、复读生,但民办学校、复读机构等,是不受地域限制、可以面向全国招生的。

  二十一世纪教育研究主编熊丙奇,针对这一现象撰文抨击,称治理高分复读现象,需要进一步规范民办学校、复读机构的招生、办学。要严格执行禁止宣传炒作高分生、高考升学率的禁令,明确要求这些学校、机构在招生时不能以高分生作为“卖点”。同时加强对考生资格的核查,防止跨省违规运作高考移民。

  对于将跨省复读和高考移民相提并论的说法,小王并不认同,“我们要弄明白公平和平等的差异”。在他看来,去外省学校复读是“对所有人平等的”,差别只在于是否有资源、有能力或者有魄力,“外省学校并不是决定性因素,哪怕没有这个学校,这些有能力和资源的家庭,他们在省内搞到教育资源也比你搞得好”。

  教育资源的作用,直观体现在考试结果上。据小陈说,全炫宇的连续高分复读,在衡中并不算稀奇事,就在他同班里,就有680多分选择复读,只为了考上清北理想专业的学生。和同学们聊天的时候,别人说自己的目标是上清华北大,小陈不敢把目标定得太高,只说自己要上985,“虽然挺丢脸,但我的目标比较普普通通,就比较好实现”。

  小王的好朋友刘同学,也是多次复读,冲击清北的“种子选手”。刘同学来自东北,高中时期的科任老师教学风气不好,喜欢在班上讲一半,再留一半到课后收费补课,由于拒绝参与课后补课,他受到了老师和其他学生的孤立,2020年第一次高考也发挥得并不理想,勉强超过一本线。

  ↑图片来自ICphoto

  进入衡水一中以后,刘同学的成绩开始突飞猛进。2021年高考,他比前一年提高了近一百分,被北航录取,后因为对专业不满意再次回到衡水一中复读,刚刚结束的2022年高考,据小王了解,刘同学应该已经过了清北线。

  小王的观念里,25000元这个门槛不是很高,“哪怕一个真的很穷的人,硬要凑这个钱,应该也能凑起来”。他把上衡中形容为一个机会,“它就摆在那个地方,人都有那种选择较好教育资源的本性,没必要去装什么清高,大家都想给孩子最好的东西,对吧?”

  熊丙奇指出,要治理高分复读,在加强对考生高考资格审核的同时,还需要进一步推进教育评价改革。具体而言,就是在高考招生中建立多元评价体系,在用人单位中扭转唯学历、唯名校导向,尤其是第一学历歧视。

  针对这一问题,早在2020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就印发了《深化新时代教育评价改革总体方案》,明确要求到2035年,要基本形成富有时代特征、彰显中国特色、体现世界水平的教育评价体系。

  “双减”落地

  严禁利用公办资源实施民办教育

  作为应试教育的杰出范例,送走了一批批高分考生的“衡中”系,正在发生变化。

2021年5月14日,国务院出台《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明确规定地方政府:严禁利用公办教育资源实施义务教育的民办教育。同时也规定了公办学校不得转为民办,也不得参与举办具有盈利性质的民办学校,公办学校更不得以输出品牌的方式进行民办办学。

2021年8月25日,《关于规范公办学校举办或者参与举办民办义务教育学校的通知》要求,各地要一省一方案,力争用两年左右时间理顺体制机制,实现平稳过渡。这也意味着,到2023年秋季学期之前,将会有一批民办学校更改校名或者实行转制,“公参民”学校将退出历史舞台。

  通知还强调,公办学校不得以民办义务教育学校的名义开展选拔招生或考试招生,民办义务教育学校不得以公办学校或者公办学校校区、分校的名义招生,也不得以借读、挂靠等名义变相违规招生。

  “双减”政策落地之后,“衡中”系自1992年李金池担任衡水中学校长起,就一直坚持的“衡水模式”就开始调整,原本雷打不动的时间表被修改,起床时间从5:30推迟到了6:30,午休时间也相应延长。

  直到2022年2月11日,曾经作为衡水中学扩张版图重要一环的衡水一中,正式更名为衡水泰华中学。

  衡水一中的最后一届学生们,也迎来了各自新的人生阶段。

  出分以后,按照小陈的成绩,他有望在同济、华科、西郊、北航、厦大等院校中挑选一个自己喜欢的。至于上大学之后的规划,家人已经帮他做好了——考研,“现在就业形势本科基本上没啥竞争力,再加上家里也没说条件怎么样,没必要本科出来工作”。

  小王复读期间成绩也不错,但因高考前食物中毒最后发挥不太好,心里有底的他决定今年再复读一年,他希望考得更好,去武汉大学和哈尔滨工业大学,“理想大学至少也得是有点名字的学校对吧?比方说至少像哈工大这个级别,或者像武汉大学这样的,至少不要说出来别人不知道是什么的”。

  (红星新闻记者 潘俊文 实习记者 周炜皓 实习生 张洁)

转载请注明来源:升学教育:揭秘全炫宇三考北大背后的衡中复读班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