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vivo、大参林,都成了它们的饮料品牌

    |     2022年7月29日   |   科技纵观   |     0 条评论   |    10

升学教育怎么样

特斯拉、vivo、大参林,都成了它们的饮料品牌

2019年9月15日,上海特斯拉车主Jay在社交媒体发布了一张特斯拉苏打酒的户外广告图片。(社交网络截图/图)

庄钧勇本想等疫情结束,“特斯拉苏打酒”就能进入回报期,但一张法院传票打断了他的计划。

这位广东茂名卖化州橘红起家的小老板,实在想不明白特斯拉为什么会起诉他。“他们公司也不缺罚款的金额,是不是?”他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不解。

庄钧勇在2019年拿下了“特斯拉 Tesla motors”的商标,以此为名生产了两款酒,命名为“特斯拉苏打酒”“特斯拉啤酒”。

天眼查工商登记信息显示,庄钧勇此前一直运营饮料品牌,分别有“能量牛”能量饮料和“地球壹号”苹果醋,“能量牛”的包装与红牛相似,“地球壹号”则与天地壹号类似。

2022年6月23日,特斯拉苏打酒的商标侵权案件将在上海知识产权法院一审开庭,特斯拉以侵犯商标权为由起诉了广东中饮食品有限责任公司,以及中饮食品有限公司、上海糖玖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庄钧勇是广东中饮食品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曾担任过中饮食品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而上海糖玖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曾发布过“特斯拉苏打酒”、“特斯拉啤酒”的招商广告。

大批雷同商标

最先注意到特斯拉苏打酒的,是一名上海特斯拉车主Jay。他在推特拥有1.8万粉丝,专门分享特斯拉在中国的新动向。

2019年9月15日,Jay发布了一张特斯拉苏打酒的户外广告图片,评论道“没想到特斯拉还卖酒!仅仅是在中国”。

这幅广告中,酒瓶上有一个突出的logo“T”,与特斯拉车标极为相似,中文是“特斯拉”,只是英文写的是“Tesla motors”。有人在评论区@马斯克,询问是否是官方行为。

市场一直等着特斯拉卖酒。2018年愚人节,马斯克曾在推特上发了一张自己醉倒在特斯拉Model 3汽车旁边的照片,身上盖了一张写着“破产”的纸板,配文是:“马斯克被发现醉倒在一堆 ‘Teslaquilla’(特斯拉龙舌兰) 酒瓶中,脸上的泪痕还隐约可见……”

“Teslaquilla”引发了公众对于特斯拉卖酒的遐想。2018年,特斯拉尝试在墨西哥注册“Teslaquilla”的商标,被墨西哥政府驳回,最终注册为“Tesla Tequila”

2020年11月5日,特斯拉龙舌兰正式上市,当天销售一空。在eBay上,连空瓶子都炒到了1000美元。后来,中国特斯拉官方网站专门上线了这款空酒瓶子,售价779元曾一度引发争议。

庄钧勇领先特斯拉一步,从2019年起就在大力推广特斯拉苏打酒、特斯拉啤酒。这些酒的广告,出现在广东梅州、茂名,广西南宁、贵港等各家夜店酒吧。2019年10月,特斯拉苏打酒甚至高调参加了当年的天津秋季糖酒交易展。

特斯拉苏打酒的商标侵权案中涉及三个商标,第32类啤酒饮料的“特斯拉Tesla motors”,第33类果酒、鸡尾酒等酒精饮料的“TESLA”,第33类的“特斯拉苏打酒”。

2019年下半年,庄钧勇的特斯拉苏打酒项目正式启动,中饮公司陆续购买了“特斯拉Tesla motors”“TESLA”两个商标,同时在2020年3月18日申请注册了“特斯拉苏打酒”商标。

庄钧勇向南方周末记者回忆,他在2019年策划了这款苏打酒的产品,“就想找一个商标好一点的去做这款产品,当时想了这个名字还不错,后来查了,有人注册了”,为此他特意从别人手中买下了这两个商标。

2019年5月17日,庄钧勇注册了中饮公司。此前,庄钧勇已经注册了两家公司,分别是广东然自然食品饮料有限责任公司和广东中饮食品有限责任公司。

广东然自然公司名下大量商标都与知名品牌雷同,例如vivo、乳の良品、元気太郎、倍加健、叼嘴巴、汁兀、果矿力、益奶多等,至今已注册了了434件商标。

与广东然自然公司类似,中饮公司名下也申请了大量与知名商标雷同的商标,例如武小帅、奔得利、高卡士等。国家知识产权局下辖的商标网显示,中饮公司在一年半时间里申请了223件商标,与特斯拉相关的商标共有47个,例如特斯拉臻品、特斯拉青春、金特斯拉、钻石特斯拉、特丝拉等。

蹊跷的是,成立仅四个月后,中饮公司就变更了工商登记,庄钧勇不再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广东然自然公司也不再是中饮公司的股东。

从工商登记来看,庄钧勇与中饮公司似乎不再有法律关系。可南方周末记者在多个特斯拉苏打酒的招商广告中看到,招商公司则是庄钧勇的另一家公司——广东中饮食品有限责任公司。庄钧勇的微信昵称也是“特斯拉苏打酒”。

广东三环汇华律师事务所律师曾贇对南方周末记者分析,“如果涉及恶意注册的话,可以追究法定代表人的个人责任。如果法定代表人有多次恶意抢注记录,甚至商标侵权的记录,那将会进入商标局的黑名单,影响他运营新的品牌。可是在没有实缴资本的情况下,即便商标认定侵权,原告也很难获得赔偿”。

曾贇曾代理过大量商标纠纷案,经常会遇到当事人采用这种类似“金蝉脱壳”的方式来逃避商标侵权责任。

影子公司抢注商标

尽管中饮公司的特斯拉苏打酒早在2019年10月已经参加了天津秋季糖酒会,但直到2020年3月18日,“特斯拉苏打酒”的商标才注册成功。

此前,中饮公司对外招商一直使用的是“特斯拉Tesla motors”和“TESLA”。按照庄钧勇的说法,这两个商标都是从别的公司转让来的,“成本不低”。

“特斯拉Tesla motors”最早是在2013年,由福建一家公司申请注册。2019年11月8日,这个商标转让给一个叫做陈娟的人。2020年3月25日,陈娟又把商标转让给中饮食品有限公司。

陈娟的身份是广东陈老橘健康产业有限公司粤西总部总经理。她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不清楚特斯拉和庄钧勇之间的商标纠纷。

广东陈老橘健康产业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名叫陈汉林,这家公司工商登记中的联系电话名下有8家公司,其中4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陈汉林,还有2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庄钧勇,其中就包括广东中饮公司。

本案中的另一个涉案商标“TESLA”也与陈汉林有关。这个商标是由法国巴黎水有限公司在2019年7月3日申请注册,于2021年6月6日转让给中饮食品有限公司。

巧合的是,法国巴黎水公司是一家香港公司,成立于2016年5月,公司董事也叫陈汉林。这家公司与广东然自然公司、中饮公司极为相似的是,名下也申请了大量与大牌雷同的商标,例如海王星辰、燕之窝、椰卡士等。

截至目前,法国巴黎水公司名下共有106件商标,包括 tsla liqueur、tsla两个与特斯拉相关的商标。

2020年,中饮公司给特斯拉苏打酒申请了一项外观专利,这项专利的发明人也叫陈汉林。广东然自然公司名下也有7个外观专利,均是饮料瓶。凭借着这些专利,广东然自然公司2020年一度被认定为中小科技企业,可以享受研发费用税前加计扣除的优惠政策。巧合的是,这7个外观专利的发明人均是陈汉林。

中饮公司与法国巴黎水公司“心有灵犀”,还同时申请了大量涉疫商标。2020年2月,中饮申请了包括新冠、新冠清、抗新冠、防新冠、新冠良茶在内的33个涉疫商标。几乎同时,法国巴黎水也申请了包括“冠必清”“冠灭”在内的五个商标,这些商标最终均因为涉嫌恶意抢注被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判定无效。

同样是做化州橘红起家的陈汉林,此前已经有商标侵权的记录。裁决书显示,正参公司曾使用“大参林”商标卖饮料,遭到大参林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异议,“大参林”是广东最知名的连锁药店之一。

特斯拉的两个涉案商标,都是通过陈娟以及法国巴黎水有限公司转手后再使用。在曾贇律师看来,表面看,商标多转手一次,拖延了时间,增加了费用,得不偿失,但可能起到洗白的效果,“让后面使用的公司看起来是善意的,而不是恶意抢注”。

特斯拉方面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该案正在司法程序中,不便出面回应,而庄钧勇则表示结果不理想,就会上诉。

对于该案的判决结果,曾贇律师认为,“它名下注册大量与知名品牌类似的商标,已经远远超过了一家公司的合理需求范围,特别是针对特斯拉这种全球驰名商标,申请了47个相关的商标”。

在曾贇看来,特斯拉原本就有救济手段,但是他们并没有及时维权。

据他介绍,商标递交注册申请后,会有一个公告期。公告期内,相关方都可以提出异议。很显然特斯拉没有在公告期内提出异议,放任了抢注商标的成功注册。但现在,特斯拉也可以对这些被抢注的商标,以恶意抢注或侵犯在先权利为由提起商标争议程序,以撤销对方商标,或宣布其商标无效,釜底抽薪。

此前,很多国内外知名企业,基本上都是进行全类注册。商标总共有四十五个类别,全类注册就是在四十五个类别均注册商标,以防被他人抢注。

南方周末记者在国家知识产权局公布的商标异议决定书中发现,中饮食品公司被两家公司异议过,一家是野格商标权利人马斯特•扎格米斯特欧洲公司;另一家是安格洛联营公司。

中饮食品公司也在积极维护自己的商标,对另一家公司的“梦泉特斯拉”商标提了异议。

对于中饮公司的异常注册行为,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已经有所注意。在中饮食品公司最近的两份商标驳回复审决定书中,驳回理由是:“申请人注册了大量特斯拉及涉疫商标,其申请注册商标的行为明显具有不以使用为目的的恶意,违反了《商标法》第四条的规定”。

南方周末记者 罗欢欢

转载请注明来源:特斯拉、vivo、大参林,都成了它们的饮料品牌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