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学教育:打赏,让我不能自拔,现在这一切都结束了

    |     2022年7月29日   |   科技纵观   |     0 条评论   |    4

升学教育怎么样

为打赏变“戏精”,一人饰两角

“吃大哥,喝大哥,吃完大哥骂大哥。”

谁能想到,两个月前在升学教育消费者维权“315晚会”上刚刚被央视曝光的直播间一大升学教育骗局——“男运营冒充女主播疯狂割粉丝韭菜”的套路,依旧还会有这么多人上当被坑。

今天微博热搜榜上,一个“男子1人饰2角骗10余万元打赏主播”的词条又一次将“打赏主播”这一职业送上了沸沸扬扬的舆论场。

这个魔幻故事的主人公,我们可以称他为彭先生。

一次机缘巧合,彭先生在直播间认识了一位美女主播助理“小洁”。当时的彭先生刚来平台不懂操作,两人加了微信,平时“小洁”会教他一些玩直播的技巧。

一段时间相处下来,或许是因为美女无微不至的嘘寒问暖,或许是因为两个人总是默契的相谈甚欢,彭先生相信了人生的缘分,在未与“小洁”见面的情况下便与“她”确定了恋爱关系,前前后后给“她”转了十几万

可最终当这个包裹着甜言蜜语的升学教育骗局被揭穿时,彭先生彻底傻了眼,自己放在心里的女友竟是一名50多岁的“抠脚大汉”

为了骗取彭先生的信任,这名“抠脚大汉”干脆一人分饰两角,既是暖心的小女友,又是急需用钱的女友亲哥哥,前后用两个身份打配合才成功编造了这么一出圈钱戏码。

更戏剧性的一幕是,这名“抠脚大汉”王某在成功骗到钱后,一分钱都没花,又把这些骗来的钱打赏给了另一名主播。

真打赏的骗了个假打赏的,这一环扣一环的神转折也让无数网友在吃瓜之余纷纷感慨,“这打赏直播真有这么大魅力,这么多人上赶着送钱?”

走进这门在互联网时代下诞生的可以一夜暴富的生意,打赏网络主播确实可以算是一种直接粗暴,如此任性又极具快感的撒钱方式。

毕竟投向直播间的虽然是看不见又摸不着的假礼物,可实际上花出去的可是大把大把的真钞票。谁打赏的礼物最多,谁就是直播间最有地位的“榜一大哥”。

感情错付的“榜一大哥”,不止一个

“上帝欲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受互联网野蛮生长时期留下的种种后遗症影响,如此暴利的撒钱直播间毫不意外会成为骗子割韭菜的聚集地,这里暗流涌动的升学教育骗局多,难敌欲望诱惑的人更多。

就在今年3月份,还有一则关于“榜一大哥”因激情打赏而走上人生不归路的新闻被曝光。

从最初的一万、两万地投进直播间,到后面无法控制欲望一发不可收拾地栽了进去,为了做大哥,充面子开始借钱、网贷,为补金钱的窟窿甚至前前后后挪用公款2000万……最终美梦初醒,留给他的只有长达数年的牢狱之灾。

一场直播一场梦。不过就是做梦的代价太大了,一旦做了似乎是再也回不了头。

随着网络直播热潮兴起,2016年也是以打赏为主要变现模式的“秀场直播”爆发元年,这个被拼命鼓吹的暴富风口更是吸引了资本市场的疯狂布局。

数据显示,仅2016年一年时间,直播行业融资事件超25起,涉及金额超189亿人民币,同时上线的附有打赏模式的直播平台超200多家;与此同时,一夜打赏过百万的土豪大哥、一场直播天价收入的网红主播纷纷成了互联网上备受争议的热点话题。

据悉,新华社曾做过的一份关于“95后”的理想调查报告中,在最向往的职业那一项,有近54%的未成年人选择了“主播、网红”这一项。

撇去时代风口的光环,这里真的有大众想象的那般风光荣耀吗?

2018年,只有16岁的未成年学生为给女主播打赏,从父母支付宝账号陆续转走近40万引起网络热议;

2019年,一位高校贫困生走火入魔地玩起了“激情打赏”游戏,不仅前前后后往直播间投了十几万而且不顾自身情况办理了校园贷,最终因落下太多学分被学校劝退;

2020年,某国企员工因沉迷直播间多次一掷千金,最终因挪用公款近700多万元,走投无路决定自首;

近年来,伴随着直播行业全面迎来风口,从“土豪一掷千金打赏”、“未成年人偷钱打赏”到“公职人员挪用公款打赏”,互联网上比比皆是的法律纠纷与犯罪新闻也让这个风口行业多次成为公众的批判对象。

步入2022年,从乱象与争议中走出的打赏直播该何去何从?

这门疯狂敛财的直播升学教育骗局,终于要凉了

正如鲁迅所说:“真正的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撕碎了毁给人看。”

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中国在线直播用户规模已突破6亿。可以想象,随着互联网信息技术的不断普及,大到城市,小到乡村,随着观看直播用户的网民占比不断提升,“全民直播”的时代终将到来。

整个行业若想要健康发展,无论是炒作演戏遍地走的带货直播间还是挥金如流水的打赏直播间,一出出令人惋惜的悲剧不该再次上演。

今年5月,继官方重锤直播售假、主播偷税漏税等乱象后,又针对“未成年人打赏”、“激情打赏”等乱象发布了《关于规范网络直播打赏 加强未成年人保护的意见》。

首先是“未成年”这块重灾区,《意见》中明确指出:禁止未成年人参与直播打赏,网站平台应当坚持最有利于未成年人的原则,禁止为其提供现金充值、“礼物”购买、在线支付等各类服务,同时平台应加强主播账号注册审核管理,严控未成年人从事主播

其次是屡屡招惹争议的“榜一大哥”,《意见》中还提到:网络平台应在本意见发布1个月内全部取消打赏榜单禁止以打赏额度为唯一依据对网络主播排名、引流、推荐,禁止以打赏额度为标准对用户进行排名

花的都是冤枉钱,坑的都是老实人。

还记得今年“315晚会”上,那段被央视曝光的视频中,说起公司直播间那些常见的套路骗术,镜头下冒充女主播与粉丝聊天的男运营侃侃而谈。

“不就是老公长老公短嘛,还是男人了解男人。”

“我上个对象才狠,没有借钱能力了,亲戚朋友啥的全不行了,信用卡全让我给干空了!”

如今榜一大哥退出历史舞台,这门疯狂敛财的直播升学教育骗局,真正迎来了生死劫。

作者:止一

转载请注明来源:升学教育:打赏,让我不能自拔,现在这一切都结束了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