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退出所有社交平台,高调进军AR:冥灯OR福星?

    |     2022年6月23日   |   教育动态   |     0 条评论   |    2

升学教育怎么样

罗永浩退出所有社交平台,高调进军AR:冥灯OR福星?来源:视觉中国

作者丨叶蓁

编辑 | 康晓

出品|深网·腾讯新闻小满工作室

6月13日,罗永浩宣布退出新浪微博等社交平台,罗永浩希望通过此举排除外界的干扰,“埋头从事下一代智能平台产品的研发”。同时,罗永浩个人新开“产品经理罗永浩”的微博,仅限业务相关的交流和辟谣。

罗永浩在官宣微博中称,“无论是为了尽快结清剩余债务,还是为了给前几年注定赔钱的新公司帮补家用”,都会继续接广告代言。同时,旗下AR公司也正式对外开启招聘。

2017年在纪录片《长谈》中,罗振宇向罗永浩提出了一个哲学意味的问题:“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要向哪里去?”罗永浩用手推了推镜框,回答,“我叫罗永浩,我从吉林延吉来,来到北京快十多年了,往科技领袖那个位置上去。”

锤子创业失败后,罗永浩也经历了多次创业,但罗永浩至今微博的认证依然是锤子科技CEO。此前曾有媒体问罗永浩,“如果不做电商直播,想做什么?”他回答:“在我个人原来的规划里,可以做脱口秀,但有可能会晚一点,我特别热爱科技行业,这件事不能晚。”

2000年罗永浩第一次来到北京求职,后来成为新东方的老师,年薪百万,后来创办英语培训学校,再后来,手机创业。手机创业失败后,罗永浩欠下了6亿债务,从商业的维度,他本可以让锤子科技破产,转身离开。

罗永浩的直播带货创业,更多是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妥协和蛰伏。

现如今,罗永浩的债务也到了尾声阶段,2022年6月2日,罗永浩宣布“离开”交个朋友直播公司管理层,以“客座主播”的身份,未来三年帮助交个朋友完成数十场直播,罗永浩并未“事了拂衣去”,学会了对商业规律和现实的敬畏后,创业者的那个念想仍在。

罗永浩重新开启了AR创业。“消费级AR眼镜出不来,是因为世界还没有新的‘乔布斯’出现。”对于创业者们来说,乔布斯在推进前沿技术落地这件事上,所表现出前所未有的前瞻性思维和超乎想象的生态整合力,是后人无法逾越的教科书式的存在。

回观AR,这个被库克冠之“极少数对人类生活具有深远意义技术”美誉的产业,毋庸置疑正被苹果视作下个颠覆世界的‘法宝’。

不过,尽管AR承载了诸多世界科技巨头的核心,但多年来却迟迟没有出现颠覆性的产品和应用。这一次,曾被戏称为行业冥灯的罗永浩,单枪匹马进入AR产业,能实现自己科技领袖的梦想吗?

开启AR创业

2021年12月一个下午,罗永浩在北京拜访了AR硬件领域头部企业灵犀微光CEO郑昱。郑昱,毕业于北京大学量子电子研究所,2014年创立灵犀微光,以解决AR显示核心瓶颈,是国内首家专注研发光波导技术的企业。

罗永浩和郑昱聊了两个多小时,问了很多相关技术问题。郑昱告诉《深网》,“罗老师已拜访了很多家AR领域的公司。”自去年岁末起,罗永浩就开始密集地拜访AR产业链的创业者。

罗永浩去年开始的对AR企业广泛的调研中,可以窥见的是一个在商业上颇为成熟的罗永浩。熟悉罗永浩的朋友说,他想做一款AR眼镜。

人们关于AR眼镜所有的想象,在《蜘蛛侠:英雄远征》可窥一二。男主帕克从钢铁侠那里收到的AR眼镜,拥有纤细的镜腿和全透明的超薄镜片,其外形极致逼近普通眼镜。但是,它却能够在眼前展开强沉浸的全息图像,并结合手势追踪、声纹识别等技术进行肢体交互。

但现有的光学技术并不能实现电影中的体验。“硬件从底层要做的工作还非常多,AR眼镜应该像普通眼镜和墨镜一样,要美观也要酷,才能在日常生活中佩戴,才可能替代手机。目前离这个梦想保守估计至少还有十年的差距。”AR业内人士判断。

这个扛过6亿债务的50岁中年男人,从未忘记过他的理想。2021年11月,罗永浩就在微博透露,他要重回科技行业,进行元宇宙创业。而在此之前的10天,网上曾传出过“罗永浩将在还清债务后重回科技界”的传闻。

针对2021年Smartisan OS 官方发布《关于锤子论坛下线的公告》称锤子论坛将于近期停止服务和运营,有网友表示,心里难舍,期望心中的火还能重燃。罗永浩回应称“看得淡一点。火苗一直都在……我明年(2022年)春天就重返科技行业了……还完债的当天就会回去。”

在回复网友有没有勇气再做款手机的提问时,罗永浩回复称:因为要烧投资人的钱,所以我确实没这勇气了。与此同时,老罗还称,不考虑财务回报和庸众的反应,我给你做一个触及灵魂、荡气回肠的手机。

现在的手机市场格局已定,苹果,三星,小米、OPPO和vivo已经稳固占据了头部市场,罗永浩已经回不去了。但下一代互联网的入口,AR产业还是蛮荒生长期。显然,AR产业更能承载罗永浩的野心。

“AR眼镜会可能成为下一代互联网的入口,但AR眼镜如何过渡到消费级眼镜,是因为AR产业的 ‘乔布斯’一直没有出现。”一位AR产业的研究人士告诉《深网》。罗永浩少年时的偶像是博朗兄弟、盛田昭夫和乔布斯。

伴随着去年的这一波的元宇宙热潮来袭,罗永浩似乎已经预见到一个新的商业趋势即将到来:增强现实技术(AR)将会产生下一个大型技术平台:镜像世界(Mirrorworld)会是下一代互联网,会从根本上改变人们的生活。

目前的AR眼镜,可谓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微软的Hololens和Magicleap加在一起每年十万的销量,目前的AR相当于2015年的VR。如今的苹果、微软、Snapchat等大厂都在不遗余力的布局AR终端市场。

现阶段市面上的AR眼镜主要分两类。

一类主打轻薄、便携的AR眼镜,功能较为单一,外观形态与普通眼镜接近,如North focal等。第二类以微软的Hololens为代表,内置主控芯片、SLAM算法、多个深度摄像头等,有手势交互和环境追踪等功能,但体积庞大且笨重,主要是以头环、头套和头盔等为主的形式。

AR终端市场迟迟未有一款颠覆意义的产品推出。对此,一位AR领域的资深人士表示:“这种现象出现的原因是:大厂仍在纠结还没有一款符合‘标准’的光波导元器件问世。在光波导模组标准尚未确定之前,各家对于衍射和阵列波导的争论不断。”

此外,目前的AR眼镜,可谓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郑昱介绍,“微软的Hololens和Magicleap加在一起每年十万的销量,只有Oculus Quest2的百分之一,目前的AR相当于2015年的VR。”

AR终端市场迟迟未有一款颠覆意义的产品推出。灵犀微光CEO郑昱认为,“因此,有着硬件创业经历的罗永浩选择此刻进入AR产业,给AR行业带来了想象力。”当然,也有一些AR创业者觉得罗永浩进入AR行业,不知道对行业来说,是福还是祸。

罗永浩的商人进化史

“从离开新东方开始,便是老罗从一个知识分子沦落成一个商人的过程。他每次都想去对抗一些东西,但发现没法对抗,磕得头破血流,只能丢了这块阵地,另立山头。”三联生活周刊主笔王小峰曾这样评价此前的罗永浩。

这一次被称为“行业冥灯”的罗永浩并没有丢掉阵地。

罗永浩的直播带货史就是一部罗永浩向成熟商人的进化史。

“所有告诉你直播能够很轻松就做好的,都是在割你韭菜,”2021年的岁末,罗永浩告诉坐在他对面的同事大鹏。对于罗永浩来说,或许是有感而发。站在现在的时间点,回看罗永浩直播卖货创业的这两年,这一次,他取得了商业意义上的成功,是天时地利人和。

2020年7月底,北京恒通产业园,交个朋友的创始人黄贺告诉不止一次告诉交个朋友的投资人冯卓成,“品牌起来之前是罗永浩在卖货,品牌起来之后是货在卖货。”黄贺当时讲这个话的背景是,交个朋友的首播后,带货数据一直往下掉。

这次直播带货创业,由创始人黄贺的团队负责,该团队包括罗永浩锤子科技的旧部骨干朱萧木、李毅、草威等人。

罗永浩首播后,交个朋友的直播带货数据一路下滑,4个月后,一个真正意义的破局,罗永浩和苏宁易购合作了一场直播,4小时总支付金额突破2个亿元,打破了罗永浩第一场直播1.1亿的销售记录。随后又与网易严选,小米优品和唯品会等平台进行了合作。

在黄贺看来:除了直播形式和方法上的迭代,通过优化供应链,才逐渐解决了业绩瓶颈。黄贺,现在是交个朋友的负责人,他曾是老罗在锤子科技的产品总监。

总的来说,交个朋友的灵魂人物罗永浩,在交个朋友延展的商业蓝图中,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似乎很难具象化。罗永浩的朋友曾撰文指出,“罗永浩认为自己是专为改变世界而生,他的狂妄无知或许自有道理,因为他是那种有元力的奇人。”

罗永浩是一个学习能力极强的人,而他的前几次失败的创业,或许给这次直播带货创业积累了商业的养分。“手机行业创业太难了,仅次于汽车,罗老师这一次在直播带货领域的创业,对他来说,是降维。”交个朋友一位员工告诉《深网》。

“罗老师有他自身无可替代的长板,但也有短板。黄贺、李钧帮他补足了。”除了黄贺,罗永浩曾私下多次跟友人表示,是李钧帮助他学会并做成了一家真正的直播电商品牌企业,“否则交个朋友科技很可能沦为所有员工都围绕着一个大网红打转的个人工作室,一个夫妻老婆店一样的东西,那就没什么长期价值了“。

数据下滑的那段时间,黄贺、李钧、罗永浩、投资人都开始意识到:供应链无比重要。

现如今,原交个朋友高管童伟负责的代运营公司已经成为抖音头部服务商,给几百个主播供货,品牌代运营业务每个月基本可以做到抖音前三。而另一位从交个朋友出来的高管白永亮,则将直播基地业务在义乌、成都和临沂等多个城市落地。

一年多以前,交个朋友的管理层也考虑到了公司长期发展问题:如何把罗永浩这个头牌主播的个人影响力转化为交个朋友直播间的品牌影响力?

交个朋友的创始人黄贺告诉《深网》,去年9月份的这20多天,老罗没上直播,但GMV和利润一点都没有少。“这验证了一点,‘交个朋友’没有依赖他,公司没有我俩也行。”

交个朋友在“罗永浩”抖音账号开启了7×24小时持续直播的模式,有不同主播接棒直播。当然,“交个”朋友直播间7×24小时这种变化也是为了最大化的承接抖音直播的流量,在罗永浩不能出现在直播间的状态下,也是一个办法。

这个偶然加速了交个朋友直播间去罗永浩化的进程。交个朋友直播间的高管几乎都心照不宣,罗永浩是一定会离开的,只是个时间问题。直播带货领域的创业,是罗永浩最“商人”的一次。

此后,交个朋友在发展中逐渐探索出了一条不太一样的路:一面多个公开场合被罗永浩称为老板的李钧,创立了供应链公司杭州尽微,为交个朋友提供全方位供应链服务,一面签约明星主播,加速“去罗永浩化”。

2021年下半年,罗永浩基本保持了一周一到两播的频率,时间集中于周五晚八点以后的时间。罗永浩个人在“交个朋友”直播间的市场占比已经不到3%。由于带货时长的减少,2021年罗永浩的带货成绩GMV占比在“交个朋友”的直播间不到5%。

现如今,交个朋友已成为了抖音头部MCN机构,而其独家供应链服务商杭州尽微供应链也成为了抖音第一大供应商。

但对罗永浩来说,AR领域依然是全新的挑战,市场未成熟,也尚未跑出真正的巨头。

从技术的维度来看,AR关于未来的挑战,郑昱认为,用现有的技术去做一款大家能接受的、有合理使用场景的AR眼镜,是摆在所有AR开发者面前的问题,在消费级,目前还是很难打开的。但是,在B端或C端精准切入一个应用场景,就可能得到AR眼镜的第一波红利。

此外,他如何攒起来一只锤科时期的“梦之队”,也是当下罗永浩AR创业的最大挑战。

曾锤科产品线&硬件研发副总裁吴德周现在在创业,原锤科工业设计副总裁李剑叶在2018年去了阿里巴巴,UI设计总监肖鹏在2018年去了OPPO,锤科0001号员工朱萧木现在是交个朋友垂类酒水直播间的主理人……

当然,对于罗永浩来说,能否成为科技领袖可能并不真的最重要,重要的是走在通往这一目标的路上。

腾讯新闻出品内容,未经授权,不得复制和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转载请注明来源:罗永浩退出所有社交平台,高调进军AR:冥灯OR福星?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