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水火不容,为何如今特斯拉向比亚迪服软?

    |     2022年6月22日   |   教育动态   |     0 条评论   |    2

升学教育怎么样

曾经水火不容,为何如今特斯拉向比亚迪服软?比亚迪副总裁廉玉波受访视频截图

作者 | 程潇熠

编辑丨康晓

出品丨深网·腾讯新闻小满工作室

特斯拉联手比亚迪,势必引发蝴蝶效应,对国内新能源势力版图造成巨大冲击。

6月8日,比亚迪集团执行副总裁、汽车工程研究院院长廉玉波在CGTN主持人蒉莺春的采访中称,比亚迪正在给特斯拉供应电池,“比亚迪尊重特斯拉,我们现在跟马斯克也是好朋友。”

此消息一出,特斯拉最大的电池供应商宁德时代早盘一度暴跌7%。

早在去年曾有网传消息称,比亚迪将于今年二季度向特斯拉供应刀片电池,配套车型为Model Y。彼时比亚迪称“不予置评”。业内也对该消息半信半疑:特斯拉会选择与竞争对手合作吗?

今日结局正应了一句老话: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坐二望一,比亚迪的电池核心

特斯拉与比亚迪早在2013年就曾隔空叫板。

比亚迪创始人王传福在深圳坪山的比亚迪总部召开百人股东大会,自信扬言“分分钟可以造出特斯拉。”这句话漂洋过海传进了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耳中,公开嘲讽反问,“你见过比亚迪的车么?我觉得从产品层面他就是不够好。”

2016年,比亚迪凭借王朝系列车型:秦、唐、宋、元,以及庞大的中国市场,开始连续三年稳坐全球新能源汽车销量冠军。直到2019年,国产特斯拉量产交付后,比亚迪才被特斯拉大比例反超。

时至2020年5月,比亚迪仍将特斯拉视作劲敌。时任比亚迪汽车销售有限公司总经理的赵长江(现任腾势销售事业部总经理)曾在微博“下战书”:“特斯拉的牌打完了,轮到我们出牌了。”并宣布比亚迪汉车型开启预售。

根据截至6月7日的全球最新车企市值排行榜,比亚迪已反超德国老牌汽车企业大众集团,成为继特斯拉和日本丰田集团之后,全球市值排名第三的车企。比亚迪总市值达1288亿美元,约为特斯拉总市值的17.7%。

据《深网》观察,比亚迪对特斯拉态度转变最早应发生在2020年。当时比亚迪将其零部件业务进行拆分,成立了5家“五弗”公司,分别为:弗迪电池有限公司、弗迪视觉有限公司、弗迪科技有限公司、弗迪动力有限公司、弗迪模具有限公司——这也成为了比亚迪零部件产品外供的开端,此前比亚迪相关产品基本仅供自家品牌使用。

2020年3月,弗迪电池的首款产品刀片电池发布时,比亚迪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兼弗迪电池董事长何龙曾说:“今天,几乎你能想到的所有汽车品牌,都在和我们探讨基于刀片电池技术的合作方案。”

刀片电池,一直被视为对手与宁德时代竞争最有力的产品之一。不同于宁德时代此前主打的三元锂电池,刀片电池选择安全性更高的磷酸铁锂路线。据36氪报道,蔚来正在跟比亚迪深度接触,双方关于蔚来子品牌的合作探讨已经进入尾声,甚至大众汽车全球CEO迪斯“也和比亚迪电池团队开过视频会议。”

目前奔驰母公司戴姆勒、丰田汽车、福特、一汽红旗、中通客车、长安等都是弗迪电池的客户。根据韩国市场研究机构SNE Research的数据,2022年4月全球电动车电池装机量排名中,比亚迪超越松下、LG新能源进入前二,仅居宁德时代之后。

曾经水火不容,为何如今特斯拉向比亚迪服软?

谁是龙头,看马斯克的选择?

动力电池市占率与新能源汽车销量密切相关。2021年在全行业零部件短缺、电池产能紧俏的情况下,特斯拉交付了近94万辆电动汽车,占全球电动汽车14.4%的份额,也是全球唯一一家份额超10%的车企。第二名比亚迪的销量落后特斯拉约34万辆,差距巨大。

因此,进入特斯拉供应链,向来是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供应商的头号目标。细数曾登顶全球动力电池排行榜的松下、LG新能源,以及如今的宁德时代,都是因为首先拿到了特斯拉较大额度订单,才得以脱颖而出。

除此之外,特斯拉电池供应商的身份也是最强背书。2019年宁德时代以价格优势拿下国产特斯拉订单,而后与戴姆勒、宝马、捷豹路虎、大众、沃尔沃、丰田、上汽、一汽、蔚来等车企顺利合作。对于在新能源领域品牌力较弱的车企,“与特斯拉使用同一电池供应商”又成为了其品牌背书。

比亚迪入选特斯拉供应链是意料之外但情理之中的事情。对于车企来说,同一零部件对应多个供应商也是常规操作。既分散供应风险又能防止供应商“卡脖子”夺走话语权。对追求极致效率又掌握新能源行业最高话语权的特斯拉而言,优中选优向来是挑选供应商的原则。

在2022年一季度全球动力电池装车量排名前十中,中国企业占了6家,除宁德时代、比亚迪外,还包括:中创新航(原中航锂电)、国轩高科、蜂巢能源、亿纬锂能。六家公司装车量均同比增长100%以上,合计市占率达55.7%。

“似乎很少有人意识到,中国在可再生能源发电和电动汽车领域正处于世界领先地位。无论你怎么看中国,这都是事实。”5月30日,马斯克在推特上的发言似乎也在预告特斯拉将于中国供应商进一步深度合作。

汽车博主郑小康在微博称,2020年至2021年,特斯拉曾召集国内头部动力电池供应商进行样件测试,宁德时代是第一家通过测试的公司。在比亚迪之后,或许还将有国产动力电池供应商入选特斯拉供应链。

车企抱团扶持新“宁王”

比起宁德时代纯粹的供应商身份,比亚迪作为国内自主品牌中销量第一的新能源车企,按理说应该更容易被车企所忌惮。但不光传统车企在与比亚迪合作,头部新造车也在与比亚迪合作。

蔚来网传与比亚迪电池(弗迪电池)的定点合作在今年春节前就已敲定。根据今年3月11日,工信部发布的第330批新车申报公告,理想汽车申请的四款新产品中,其中一款也选择搭载比亚迪电池,其余三款搭载宁德时代。小鹏汽车虽未有电池合作传出,但其车载信息系统主机(IVI主机)采用的是比亚迪的产品。

另外,根据Omdia统计,比亚迪半导体在中国新能源乘用车电机驱动控制器用IGBT模块全球厂商中排名第二,市场占有率达到19%。这意味着全球有约19%的新能源汽车使用的是比亚迪的电机驱动控制器用IGBT模块。

比亚迪能在高度竞争的新能源汽车行业维持与其他车企竞和平衡,《深网》认为关键原因有两点:一、比亚迪之外鲜有更好的选择;二、合作产品非车企要抓在手中的核心技术产品。一为车企使用比亚迪电池产品的主要原因,二为车企使用比亚迪半导体及智能化硬件产品的主要原因。

在动力电池方面,除比亚迪本身品牌的电池需求外,大部分其他车企订单多为“宁德时代无法满足的外溢需求”。

据SNE Research数据,2021年全球动力电池装机量为296.8GWh,而宁德时代财报显示,其2021年产能仅为170.39GWh。在宁德时代产能售罄的情况下,未能买到电池产能和预计现有产能不足的车企需要另寻供应商。

从产品性价比、产能供应、宏观风险等因素综合来看,对于国内车企而言,目前比亚迪电池是仅次于宁德时代最好的选择。今年比亚迪电池规划产能已达到285GWh,实际可利用的产能为205GWh,相比去年的80GWh增长了156.25%。国内其他动力电池厂如中创新航,去年产能仅为为11.33GWh。

SNE Research预测,到2023年,全球动力电池的缺口约为18%。到2025年,缺口将扩大到约40%。这意味着供不应求可能将成为常态,车企为防长时间陷入被动状态也各有打算。

特斯拉、蔚来等本身拥有三电(电池、电机、电控)自研团队的车企为摆脱动力电池厂商开始自研电芯。广汽、小鹏、理想投资国内腰部动力电池企业。其中广汽在投资中创新航后,甚至将近80%的订单交给中创新航以扶持其成长。

在被扶持的电池厂商中,小米手机电池供应商欣旺达被多家车企押为“黑马”。今年2月,A股上市公司欣旺达旗下子公司欣旺达电动完成一笔超24亿元的融资,投资方包括蔚来、理想、小鹏、上汽、广汽、IDG资本、深创投等。4月,欣旺达已冲入全球动力电池装机量排名前十,位居第九。

曾经水火不容,为何如今特斯拉向比亚迪服软?

全面对决为时尚早

虽然比亚迪和宁德时代如今站在了同一战场,但两家公司的方向完全不同。

宁德时代创始人曾毓群对宁德时代的未来设想围绕能源,有三个方向:

• 移动设备的能源替代,将基本所有移动设备的动力驱动方式替换为动力电池,如电动汽车、电动机器人、甚至电动飞机;

• 发电能源替代,将煤炭发电改为更为清洁的发电方式,如太阳能、风能发电;

• 特殊应用场景的商用无人驾驶,如矿用无人驾驶电动车。

以上三个方向正好能够链接动力电池的全生命周期:特殊应用场景的商用无人驾驶电动车提高宁德时代供应链传输效率——制成成品电池后安装在移动设备上——储能系统完善后续补能及电池回收环节。

比亚迪的未来发展仍围绕整车,动力电池生意是应市场需求开拓出来的副业。二者的方向差别能从去年各自的投资重点发现。

根据企查查数据,比亚迪与宁德时代近8年的投资项目中,比亚迪投资约占半数的是半导体和汽车零部件,宁德时代则主要围绕锂电和能源。

曾经水火不容,为何如今特斯拉向比亚迪服软?

对于比亚迪而言,弗迪电池目前的成功更像是比亚迪打通电动化领域相关技术的证明。

6月8日,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在2021年度股东大会上称,新能源汽车的上半场是电动化,下半场是智能化。比亚迪在智能化领域,会像在电动化领域一样,将所有核心技术打通并进行充分验证。

“现在不是大鱼吃小鱼,而是快鱼吃慢鱼,只有在快的过程中才能超车。”王传福称,电动化的进程在加速,这个时候是看谁的资源多、供应链更完善、推出的产品优势更大,谁就能赢得更大的市场。

版权声明:腾讯新闻出品内容,未经授权,不得复制和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转载请注明来源:曾经水火不容,为何如今特斯拉向比亚迪服软?
回复 取消